虹野:教育怎么变成了教学?(二)


发布人:发布时间:2016-02-22

虹野:教育怎么变成了教学?(二)

  文/虹野  来源:搜狐教育

  至于如何改变教育的标准化问题,在这里暂时不谈了,下面从第二个维度来谈论教育如何变成教学的。

  第二个维度是人认识的统一性和孤立的分科教学的矛盾。

  分科教学,使得教师们更加专注本学科的课堂教学,当然校长也能够更好的分类管理。教师同样不需要考虑与其他学科的联系,而应试教育下更加剧了这种现象,“不考的不学”这句几乎所有的老师都说过的话则可以验证分科教学的的孤立性。

  教育本身是为了让人掌握适应和改变现有社会的能力,而我们教学中各个科目的目标与教育最根本的意义相差甚远。我们教育中希望学生通过社会需要的各个学科的知识的学习,希望学生自然而然的拥有适应和改变社会的能力。这种原子论者的观点在教育中却是不成立的。当我们把人认识社会的知识分割成各个学科的时候,却未必再能合在一起了。当我们的教师在自己的课堂讲授自己学科知识的时候,却很少考虑到和其他学科知识的联系,学科之间自然分割了。《大地在心》的作者奥尔认为“现代教育和课程的核心部分把聪明和智慧致命地混淆在一起。”培养了聪明的专家,“而这些专家的知识和人格形成于单一功能型的需求。尼采曾经称之为‘脑瘫’”。

  应试教育下,则把这种专业之间的分割加大了,也把知识和情感、责任、思维、人格、尊严等等割裂了。

  我们看到教育的外延越来越小。从过去的宏观教育,到学校教育。我们的学校千方百计的把问题推卸到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之中。即便是学校教育也慢慢形成了半军事化管理和寄宿学校,学生和社会、自然分离开来。我们的学校取消了春游、秋游,我们的学校禁止学生看课外书、禁止手机入校,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的学校专注于教学。我们的教育致力于学生之间的内部竞争,教师更喜欢把知识变成钢针以方便扎入到学生脑袋之中。

  最后,应试教育下教师能做些什么呢?

  在这里,我们很多教师可能会觉得委屈,认为自己也是身不由己,但是我们需要从当前沸沸扬扬的各种教改中清醒过来,明白自己是在做教育、还是做教学、还是在做管理。教师不能仅仅把自己当做服从命令的士兵,教师不仅仅是知识的灌输者,只有教师队伍中做教育的人越来越多,对教育的复杂性的理解越透彻,在教育和管理的效率的博弈中才会慢慢占据主导地位。

  (虹野 中华教育改进社理事)